• 相较于消费互联网的连接概念
  • 发布时间:2018-11-21 16:51 | 来源:hg0088 | 浏览:
  •     在PC时代,不管是西祠胡同还是人人网,可都是大名鼎鼎、名噪一时,承载着无数人的青春记忆。可以这么说,现在微博、微信等新型社交平台所能够承担的绝大多数功能,西祠胡同、人人网等网站都能够承担,这些网站当年的人气,不但不输于现在的微博、微信,也同样不输于现在的各种直播、短视频平台。所以,江苏电视台曾专门为西祠网友打造元旦晚会,人人网甚至被称为“中国版facebook”。消费互联网的发展,正在不断提高人们对于美好生活向往的阈值。他们希望用更加优惠、更加便宜的价格去获取更快的响应、更好的服务以及更高的质量,这反过来会给生产端带来一定的压力。
      所以随着互联网进入下半场,更多人开始追问起资本如何赋能技术创新,追问产业互联网在未来如何进一步发展,通过技术创新,在成本很难再降低的情况下提高效率、控制风险。
      11月8日,在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金融资本与互联网技术创新》论坛上,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发表了主题为《价值投资和产业互联网的机会》的演讲。
      他认为,产业互联网的大幕已经拉开,相较于消费互联网的连接概念,产业互联网要做的是融合,而价值投资正是融合的催化剂。价值投资要从发现价值进化为创造价值,要不断地创造长期价值。推动市场从零和游戏变为正和游戏,大家一同将蛋糕做大,一起共赢。在创新药的发展中,我们发现只有倒转创新漏斗,通过多维赋能,才能将整个模型的效率加快,这实际上就是产业互联网和生物科技、生命科学的结合。
      例如百济神州,中美两个科学家一起创业,一家美国基金和高瓴一起进行投资,通过产业赋能的形式,对接技术平台、人才以及战略合作伙伴,迅速把公司做到今天将近100亿美元的市值,这也是少见的在4年里做到近百亿市值的生物制药公司。实现了互联网速度,更说明了互联网的创新发展已经开始蔓延到各个行业——人工智能、大数据、生命科学等。
      我认为产业互联网的大幕已经拉开。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大家想到消费互联网就会想到BAT,百度连接人与信息,阿里连接人与商品,腾讯连接人与人,最终核心关键词就是连接。但连接,只是物理反应。而产业互联网要做的是融合,融合就要产生化学反应,而价值投资就是这个化学反应的催化剂。传统企业什么钱都可以省,只有科技投入不能省,很多人问我,什么才是正确的价值投资?很简单,只有一个检验标准——与时间做朋友。你持有这个公司的时间越长,这个公司发展得越好,才说明它是好的价值投资。与时间做朋友,才能弥合技术基础设施的鸿沟,才能迎合包容共赢的数字经济时代的主题。
      高瓴不管是参与一些基础科学发展的投资,还是在各个地方关于教育的捐赠,(最近还做了价值投资学院)都是为了继续把价值投资的理念带给新一代投资人。因为只有每个人提升自己,改变自己的想法,我们才有机会把整个企业的动能充分地释放出来。近日,连尚网络(WiFi万能钥匙运营公司)内部任命邮件显示,王静颖出任连尚网络首席执行官,全面负责连尚网络的战略制定、经营管理等工作。这是移动互联网行业一周内第二次高层变动,11月17日,陈林以今日头条CEO身份亮相今日头条升级大会,等于正式宣布今日头条CEO由创始人张一鸣更替为陈林。
      然而仅仅十多年的时间,这些网站就开始走下坡路,乃至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有遗憾,有不舍,但这体现出的正是互联网生态最为真实的一面。当很多70后、80后网友情怀满满对它们表达不舍的时候,实际上他们自己也很少再登录这些网站了,甚至已经连账号和密码都忘记了。当“铁杆粉丝”都抛弃了这些网站,那么它们的式微或者谢幕,就是无法避免的结局。 我们既看到一些科技企业,比如百济神州、BAT,通过新工具、新技术进行创新,同时也看到传统企业通过数据赋能作出新的改变,获得新生,凤凰涅槃,重新取得发展。这其中,价值投资成为了产业融合创新的媒介,科技企业提供新技术、新工具,通过价值投资满足传统企业的数据、场景、转型需求。
      我下面要举的这个例子,就是一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企业——百丽鞋业。一年半以前,高瓴投资收购了百丽鞋业,旗下包括17个女鞋品牌、2万家店和运动品牌,12万员工。这样的传统企业,很多人都认为它已经被互联网颠覆了,被电商打倒了。这样的企业怎么可能通过科技赋能,实现转变?
      高瓴投资百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增加所有2B软件的投入,鼓励百丽成为很多优秀2B软件的用户,为自己增加各种软件服务,从门店提升、店员赋能、数据的采集和处理、全供应链能力提升等各个方面大幅度提升效率从第一性原理思考产业升级。
      很多人认为投资传统企业需要削减成本,有些成本是需要削减,但技术成本反而要增加,我们不认为这是成本,这是新的技术投入。什么钱都可以省,只有科技投入不能省。
      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传统企业能够拥抱高科技,投资高科技,勇敢地去做这些科技公司的合作者。这些传统企业只有拥抱科技而不是畏惧科技,用科技力量改变自己,才有可能获得重生。
      当我们把这些业务增量做出来以后,我们就创造了“一双价值一千万鞋子的故事”通过一家软件企业提供的SKU分析,我们能够快速地找出哪双鞋卖得好,哪些鞋有人看没人买,哪些鞋颜值很高穿着却不舒服,我们就可以立即对它进行调整,以前只有季节结束以后才知道。这些技术指导的调整,能够大幅度提升效率,减少库存的占用,增加员工的成就感。
      说到底投资永远是投人,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价值投资人,最好的投资是教育,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 近日,西祠胡同发布公告,宣布将关闭最近3个月管理消极、发帖不活跃的讨论版。这引发不少网友感慨,有人回忆在西祠胡同买过手机,有人想起在那里玩过美妆、当过校园版主,还有人说在西祠认识了老公,现在孩子都上小学了……无独有偶,人人公司近日宣布以1.39亿元出售人人网社交平台,让众多网友唏嘘不已。曾红极一时的社交平台,如今正成为消逝的舆论场,成为与青春有关的“纪念册”。
      西祠胡同关闭部分讨论版,人人网以“白菜价”出售,这两则互联网领域的大新闻,引发了70后、80后网友的集体怀旧潮,很多人都在不同的平台写下了情怀满满的纪念性文字。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多数90后、00后网友对这两则新闻几乎无感,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西祠胡同、人人网的存在。
     
      张磊通过高瓴投资的百济神州和百丽为例,说明不仅科技企业能通过新工具、新技术进行创新,传统企业也能通过数据赋能获得新生,凤凰涅槃,重新取得发展。
      价值投资要从发现价值进化为创造价值,价值投资和产业互联网开启了互联网新时代。我举一个创新药的例子。中国过去几年的创新药发展呈现指数级增长,但获得这个结果的过程实际上呈漏斗模型:平均大概需要10亿美元的投资,700多万个小时的工作,6000多个实验,400多个研究人员,才能产生一个创新药。
      由此也可以对价值投资做一个再定义,传统意义上的价值投资主要强调的是发现价值,我觉得如今价值投资要从发现价值进化为创造价值。
      过去的护城河追求垄断,而我们要从追求垄断到拥抱变化,是在变化中不断深挖护城河,从静态的护城河变为动态的护城河,真正的护城河只存在于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
      很多人讲风口理论,但风口理论有机会主义的成分,我希望价值是长期主义,市场应该从零和游戏变为正和游戏,一同将蛋糕做大,大家一起共赢。
      所谓怀念,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祭奠”,而互联网一直都是在“祭奠”中不断前行,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不管是西祠胡同、人人网还是其他的互联网平台,与其说它们被网民抛弃,不如说是被时代抛弃,因为互联网从业者总会开发出新的平台和服务,总会涌现新的互联网企业,而网民也总是乐于接受新生事物以及更好的服务,所以“长江后浪推前浪”是必然的结果。
      这非但不值得悲哀,反而应该感到庆幸和欢喜,不断涌现的互联网企业和服务,给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更大的帮助,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更有效率,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利。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值得怀念的话,正如一些网友所说的,相比于现在微博、微信平台上的乱象,相比于各种网络直播平台大打道德与法律“擦边球”,过去的互联网平台无疑更加纯净,更有自己的价值追求。这无疑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互联网无论走得多远,都不要忘记我们为什么出发。 为何互联网新生代公司接连换帅?移动互联网行业自2012年发展至今已经6年,领先企业日渐成长成熟壮大,企业规模和不同的发展阶段都要求对公司的管理层结构做出调整。
      连尚网络的王静颖拥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2002年加入盛大集团后,历任起点中文网CEO、盛大在线CEO、盛大集团资深副总裁、盛付通董事长兼CEO、掌门集团总裁等多项职务。2016年,王静颖兼任连尚网络代理CEO职务,带领连尚网络经历了发展速度最快的两年。今日头条的陈林也是出身业务前线。作为早期核心员工,陈林2012年3月就加入字节跳动,先后担任多款核心产品的产品经理,从产品经理成长为今日头条的总负责人,是今日头条这一产品的实际业务管理人。
      从业务上来说,连尚网络旗下旗舰产品WiFi万能钥匙在2016年月活即已超过5亿,近几年积极孵化新业务,连尚文学已经成为国内第三大线上文学平台,企业规模的快速扩张需要身处前线、具有丰富管理经验的管理者掌舵,曾在盛大集团各个业务条线担任CEO的王静颖是最佳人选。连尚网络创始人陈大年将继续担任董事长一职,把控公司的总体方向。今日头条也是同样,当抖音的用户增长速度超过今日头条,当“字节跳动”代替“今日头条”这一产品成为集团名称,张一鸣担任集团CEO,陈林接替他成为今日头条CEO水到渠成。
      两个多月前,马云宣布一年后将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届时将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马云曾提到卸任后将回归教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然是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卸任后的最佳选择。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