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内地和美国那样家喻户晓
  • 发布时间:2018-05-03 10:10 | 来源:hg0088 | 浏览:
  •   刚刚过去的世界阅读日,香港特区政府以“共享·喜阅新时代”为主题举办了一系列活动,鼓励全民阅读。特首林郑月娥到深水埗一所中学主持了“2018响应世界阅读日”开幕典礼,她为“开卷有益”现身说法,细数阅读的好处:吸取知识、开阔视野;怡情养性,培养气质;启发思考,激发想象,提升创新能力,密切亲子关系……林郑月娥呼吁公众一同努力,把全社会阅读的风气推上一个高峰,将香港发展成为阅读城市。
      查阅历年新闻,发现香港特区政府每年世界阅读日都有一系列宣传推广活动,政府高官频频站台支持。阅读可以涵养城市的气质,那么香港的城市气质是什么?恐怕人们的第一印象还是商业社会而非文化绿洲。其实,香港有经济发达、商业气氛浓郁的一面,也有其独具特色的文化底蕴和魅力。无论是饶宗颐,还是金庸,都是香港的文化名片;尽管香港地狭人多、住房逼仄,但每超过20万人口的区域就有一间图书馆,馆舍宽敞明亮、环境优美。香港是购物天堂、“买买买”胜地,同时香港书展亦是城中盛事,港人喜爱阅读纸质书多于电子书……
      香港特区政府重视阅读,不仅仅是为了改变外界的刻板印象。多项调查显示,香港的阅读风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有多达四成香港人没有阅读习惯;阅读目的市民最看重“增长知识、提升技能”,其次是娱乐、放松。2016年香港公共图书馆中文非小说类书籍借阅量排行榜前十名显示,排在首位的是考试用书,其他9本都是旅游书籍;离开校园后读者数量开始下降……
      香港社会竞争激烈、节奏快,必须通过不断学习掌握各种新知识和新技能。而竞争激烈、节奏快又导致人们渴望放松、减压,所以旅游类的书籍很受欢迎。但读书除了寻求知识和娱乐放松之外还有其他层面的功用,如沉淀、思考、想象等等。
      为了打造阅读城市,特区政府做了很多努力。香港人借书可以去图书馆,也可在家坐等送书上门;还书可去任何一家图书馆,也可以放在地铁站里的还书箱。为了不让“没时间和工作忙”成为阅读的拦路虎,图书馆建立了“电子书及资料库”,随时随地动动手指就可以进入“无墙图书馆”遨游书海。
      阅读要从娃娃抓起,从小养成阅读习惯,自然“愈读愈爱”。特区政府日前宣布,从2018/19学年起,将总计动用4899万元港币向全港公营中、小学提供一项全新的推广阅读经常性津贴,希望学校善用拨款举办阅读推广活动,让学生喜爱、享受阅读。如此用心用力,香港人怎能不“愈读愈爱”?!  就在内地“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香港修订后的主板上市规则正式生效并开始接受新经济公司的上市申请,这意味着同股不同权的新经济公司和无营收生物科技公司将陆续进驻香港资本市场。对于香港股市的营运者、监管者和投资者来说,这些公司是陌生和野性的,如何趋利避害,是一个新课题。
      对于香港这样的崇尚程序正义与规则稳定的社会,新上市规则能在香港推行实非易事。从2013年阿里巴巴因双重股权架构被拒绝而弃港赴美上市开始,香港就种下了“同股不同权”的种子。而后经历几番波折和社会大辩论,才终在今年4月30日实施。
      对此,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深有感触。就在规则生效的前一天,他在自己的网志上洋洋洒洒写下4800字声情并茂的大文章,对新上市规则出台的来龙去脉做了一个全面总结。他认为,当初香港没有以正确的姿势拥抱新经济,如果仍然一成不变,会落后于其他主要国际市场,落后于新经济时代的发展。其实,“引入不同投票权架构一定会牺牲投资者保护”是一个误解。事实上,目前上市制度为小股东提供的保护措施没有任何改变,改变的是我们怎么看待控股股东能够获得其控制地位的方式。
      对于无营收公司申请上市,为什么只对生物科技行业情有独钟?李小加说,一般来说,无营业收入的公司都处于高风险的早期发展阶段,投资者很难判断公司发展前景。而生物科技公司产品的研发、制造和上市过程都受到国家医药监管当局的严格监管,它们每一个阶段的发展都有清晰明确的监管标准和尺度,这一特点使得生物科技公司可以在资本市场上提供清晰具体的披露,供投资者来判断投资风险。
      李小加对改革后的香港股市信心满满。他说,香港处于美国与内地市场两者之间,既足够国际化,又了解中国国情。上市改革后的香港,比美国更温暖、更像家,比内地更开放、更市场化、更国际化。既有家的温暖,又有看世界的自由。
      是的,香港股市容量将由此而上一个新台阶,投资者也可以分享新经济红利。但不管怎么说,这一群独角兽闯进香港股市,香港对它们是陌生的。交易所如何运营,市场如何监管,中小投资者如何在淘金中规避风险?这些问题已经引起市场的关注。
      一是新经济神话故事在香港的流传并不像在中国内地和美国那样家喻户晓,而香港投资者印象深刻的却是去年四只新经济公司以同股同权方式在港上市,大幅升跌,而后大部凋落,只有阅文至今没有跌穿招股价。就像香港《经济日报》所说,营造靓丽的故事吸引投资者,但故事美好是一回事,不代表一定能落实。
      二是新经济公司往往涉及专业和前沿的技术,一般人不大容易明白。比如,对于无营收生物科技公司,如何判断它能否成功,什么时候盈利,这都不是一般投资者所具备的知识。
      这样的顾虑也在李小加的网志里有充分表达。一是如何界定可以采用不同投票权架构上市的新经济公司?李小加认为这个问题“是艺术而不是科学”。对于绝大部分上市申请,根据公布的相关指引信就可以清楚地给出是或否的答案,但是对于少数申请个案,恐怕存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空间。二是如何控制没有营收的生物科技上市公司的投资风险。
      对于前者,李小加认为要给监管者一定的“容错”空间。对于后者,会给这类公司的股份名称添加特别的标记“B”,向投资者提示风险。此外,对生物科技企业的除牌程序制定了更严格的规定,以防止炒壳。
      不管怎么说,香港股市迈出了正确的一步。用正确的方式拥抱陌生的独角兽,这是香港股市的参与各方需要在实践中学习的。
  • 相关内容